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版

【形势教育】受贿贪官成“奴才”悲剧的警示

来源:admin / 时间:2015-05-21 / 浏览量:9

狗万体育 平台

日前,《检察日报》“忏悔录”专栏登了江苏省淮安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汝华的文章,,题目很醒目:《收钱后,我成了送钱人的“奴才”》,其中有一段这样说道:“吃人的嘴软,拿人的手短。……收了钱以后,我哪里还是局长,简直就是送钱人的‘奴才’!” (《检察日报》2015.04.28)这种坦承自己成了送钱人的“奴才”的醒悟,尽管就张汝华来说,已经属于悔不当初的懊悔,但对于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坚持老实做人、本分做事,却有着深刻的警醒和警示作用。

2

按照常规思维,凡给贪官送礼行贿,都是有求在先,视贪官为“贵人”的。为什么却会出现“收了钱以后,就变成了送钱人的‘奴才’”的变化?这种相互关系移位,揭示了一个客观规律:行贿之初,在受贿者眼里,送礼上门,那叫“懂事儿”,叫“重视”和“敬重”;我收下了,表示“这事儿我知道了”或“这事儿可办”。而在行贿者眼里,送到了收下了,那叫“给面子”,心里就踏实了,表明这事儿至少有希望了。倘若送不到、不收下,则意味着事儿要公事公办,也预示着这事儿十有八九要黄。“收人钱财,给人办事。”于是,行贿与收贿之间,便形成了一种买卖关系——我给你钱,你为我办事。“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。”久而久之,伸手拿人多了,那受贿的手也就成了行贿者的手。且拿人越多,受制于人越大。又于是,便出现了贪官变“奴才”的人格悲剧。

然而,贪官的人格矮化并没有就此打住,还有比变人“奴才”更卑贱的。上个世纪90年代末,四川简阳市有个坊间笑话:石化简阳销售公司张经理,一次与一帮酒肉朋友在酒店喝大酒,云里雾里间,向在座的哥儿们吹开了自己的“神通”:在简阳谁的“乌纱帽”最高?众曰:市长王善武!可我喊他什么时候来,他就会像狗一样什么时候来。见众人眼里呈怀疑状,张公醉眼一瞪:不信?现在就试试!当即掏出怀中的“密电码”,拨通了电话。果然,不多一会儿,简阳百姓眼里的“大老爷”王善武,便真的像狗一样屁颠屁颠地跑来了。为何?这姓张的早就用贿赂把王善武喂饱了。无独有偶,河北某市物资回收公司李姓老板,让会计按月给区里几位头头白开一份工资。会计问:在哪里下账?李老板答曰:和公司的那几条狼狗的伙食费账记在一起,就当公司多养了几条狗吧!

“狗”一样的人格鄙视和蔑称,不知那些收受贿赂自以为得计的贪官听到后,内心深处会生发出一种什么样的滋味?我想,但有一息良知尚存,肯定会感到脸上辣辣火兼火辣辣,暗骂自己一句“活该”。想一想谷俊山、赖昌星之流,本来他们是要巴结领导的,然而,为何许多领导干部在他们的眼里却一钱不值,充其量就是一条被使唤的狗,奥秘就是金钱与人格的矛盾法则使然,正所谓:“既以利得,必以利殆。”(《颜氏家训.省事》)所以,一个领导干部无论职位有多高、权力有多重,要保持在人们心目中的品格高尚、形象高大,唯有坚持老实做人、坚守“手莫伸”,方能有效规避“然后噬脐,亦复何及”(《颜氏家训.省事》)的悲剧。

可叹的是,这个原本并不复杂的寻常理,由于“官本位”、“官老爷”思想长期流行,由于越来越多的谀词、颂词浸泡,在许多领导干部那里却忘记了、搞“不懂啦”,甚至连自己都相信自己真像下级赞誉的那么高尚、那么出色,以致很多贪官落马后仍然“倒驴不倒架”,在表示忏悔时依然拿自己当个人物,把索贿或受贿,说成是别人求自己办事,而自己拿钱是“人情”,好像这钱是不需要拿自尊心去换的。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在法庭陈述时,竟然对自己产生了“庄周梦蝶”式的幻觉:“这是我吗?我怎么堕落到这个地步?”正是这个蜕变得已经不知道自己是“贪官”还是“大员”的刘铁男,被指控于2002-2012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谋取利益,收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558万余元,加上他与儿子、妻子从事非法经营所得,涉案资金超过1.5亿元。长达10年的“亲自”违法犯罪,到了法庭上竟然表示不相信是自己所为,尽管近乎搞笑,但却进一步说明了领导官员扭曲老实做人底线的无耻与可怕。

我们的各级党员领导干部,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,理应用权为人民做事,而不能用权为自己谋利,这是共产党人公仆之心的一个必须的特质。这个特质所规定,党员领导干部唯有把为人民办实事、做好事视为情理之事、本分之事,做得如行云流水般自然,才能在人民群众的眼里被视为一个言行一致的老实人;唯有把“权为民所用、利为民所谋、情为民所系”,视回报和反哺人民养育之恩的本能,做得再多犹嫌不足,才能在人民群众的眼里被视为一个懂得为人民服务的好官。这也正是焦裕禄、孔繁森、谷文昌等一大批党的好干部,在人民群众心中矗立起永远丰碑的根由所在。与此相反,那种“利字当头,百无禁忌;欲迷心窍,廉耻全无”者,尽管台上常常会伪得道貌岸然、人前装得正襟危坐,但在坊间笑谈里却总是难免声名狼藉、不当人子。“古来不肖之人,皇灵不能使忌,天谴不使霅,而独畏匹夫匹妇之口,何也?皇灵、天谴皆不必,而匹夫匹妇之口必也。”(明·冯梦龙《口碑部第三十一》)王善武、张汝华之流被当成“狗”“奴才”式的笑话,徐才厚、王敏之流被称为“双面人”、“国妖”式的人格悲剧,再一次为这一古语作了注脚。当然,也成了警示来者的一面哈哈镜,干干净净做人多好哇……。